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文 >

夜宴笙歌 作者:凉小小

时间:2020-02-12 17:29 标签: 甜文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时代新风
文案: 她与他旧时相识,将她从火场中救出,却利用她一步步搅动朝堂风云... 第一章 新夫人,进门了吧? 侯公府,竹云苑。 整个侯公府里,除了这处冷清的苑落,到处是一片喜庆,宾客满座,热闹非凡。 宋轻歌站在屋内,身上衣衫单薄,望着外面淅淅沥沥下着的小
 
  文案:
  她与他旧时相识,将她从火场中救出,却利用她一步步搅动朝堂风云...
 
 
第一章 新夫人,进门了吧?
  侯公府,竹云苑。
  整个侯公府里,除了这处冷清的苑落,到处是一片喜庆,宾客满座,热闹非凡。
  宋轻歌站在屋内,身上衣衫单薄,望着外面淅淅沥沥下着的小雨。
  “小姐,您怎么起身了?”
  身后传来的这道声音,带着明显的担忧。
  扶柔端着熬好的汤药从屋外进来,见她站在窗前,赶忙放下手中的汤药,拿出一件长袍走到她身后,“您赶紧披着。”
  她将长袍披到宋轻歌身上,替她裹紧身上的衣衫。
  “新夫人,进门了吧?”她声音干涩,眸光涣散。
  还在替她捋着长袍的扶柔一怔,尔后小声回她,“嗯,她和侯爷一拜完堂便下起了小雨...”
  “咳咳咳...”
  猛咳了几声后,长长的羽睫剧烈颤着,她用力攥紧衣袖,“他终究还是食言了。”
  攥紧衣袖的手一点点松开,她失魂落魄回到躺椅上,闭上双眸,有两行泪水从眼角滑下。
  扶柔用丝帕擦去她脸颊的泪痕,双眼泛红,替她盖好毛毯后,她将脸转到一旁,偷偷抹去眼角的泪水。
  搁置在桌上冒着热气的汤药,一点点变凉。
  入春的这场雨几乎下了一整日,天色暗下来时,外面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侯爷...”
  扶柔站在门口,声音里透着诧异。
  宋轻歌握着书卷的手一滞,屋内的烛光一阵摇曳,她抬眸往前看去,是一身红袍的段忘尘。微弱的烛光映到他脸上,他俊朗的脸一点点由暗及明,覆入宋轻歌的眼底。
  段忘尘喝了不少酒,看到她,他微醺的眸光里满是笑意,“阿歌...”他笑着朝她走去,身子摇摇晃晃。
  宋轻歌放下手中的书卷,看着他,勾起苍白的唇,“好好的洞房花烛夜,表哥不去与新夫人度春宵,跑到阿歌这处冷清的苑落来做甚?”
  闻言,段忘尘眸中的笑意一点点散去,他握住她柔细的手腕,喉间苦涩,“阿歌!你该知道,我是有苦衷的...”
  “苦衷?我只知道,娶江晚吟你根本就未顾过我的感受!”宋轻歌咬唇,想要挣脱开被他抓住的手腕。
  段忘尘收紧掌心,用力一拉,将她围困在自己怀中,“我知道,我知道你怪我未曾反抗祖母的意思,娶了吟儿,可我身为段家唯一的一支血脉,凡事都要以段家为重。”
  他倚靠在她肩头上,轻声细语与她解释。
  这是筹备亲事的这一个月以来,他第一次出现在她的苑落里。
  “可你说过,你这一世只会娶我一人,不会再娶旁的女子!”她虚弱的身子在他怀中挣扎着。
  “你受了多大的委屈我心中都知晓...”
  段忘尘闭上双眸,带着酒气的喘息声缠绕在她脖颈间。
  朦胧的眸光中有两团烛火在摇曳,终于,宋轻歌松开攥紧他衣袖的手。这段日子以来受的委屈再次化作泪水,夺眶而出,滴落在他的红袍上。
  “来,别哭了。”
  段忘尘哄着,抬起手欲擦去她脸上的泪痕,这时,外面却传来一道急促的声音,“侯爷,老夫人说了,您该回房与新夫人入洞房了。”
  是江晚吟的陪嫁丫鬟,芸香。
  段忘尘怔了一下,凝着宋轻歌的眸光在一瞬间变暗,骨节分明的手从半空中落下。
  眉眼间透出深深浅浅的无奈,他垂下眼眸说道:“明日我再来看你。”
  说完,人便走出屋外。
  宋轻歌呆在原地,怔怔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双颊上还残留着他未擦掉的泪痕。
  凉小小 说:
  是的,我回来啦~拖了好久的新书,希望宝宝能喜欢~
 
 
第二章 有劳轻歌妹妹了
  夜里,她躺在软榻上一闭上双眼,便想到此时此刻醉卧在江晚吟怀里的段忘尘。
  醒来时,枕边早已s-hi了一片。
  王氏差过来的婆子容氏在外面叫喊,“老夫人可交代了,表小姐要早些过去给新夫人敬茶!”
  语气中透着轻蔑。
  “我这便过去。”
  宋轻歌抓了抓被角,掀开被子从软榻上下来。
  到王氏的雍乐阁时,段忘尘和江晚吟已经先到一步。
  他昨日才成了亲,今日定是要早早携着新夫人来给王氏请安,江晚吟紧紧挨在他身旁。
  一袭绣着金丝线的碧色烟纱裙,发髻上斜c-h-a着一枝玉簪,玉簪上的珠翠轻轻摇曳,衬得她清丽动人。
  看到宋轻歌,她眸光里掠过一丝得意之色。
  “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进来给你表嫂敬茶!”见宋轻歌站在屋门外怔愣,王氏褪去脸上的笑意,对她冷着一张脸。
  “是。”
  宋轻歌轻咳一声,拖着病弱的身子往屋内走去。
  给王氏请完安后,扶柔端了一杯热茶上前,她接过来走到江晚吟面前,倾身朝她敬茶,“表嫂请喝茶。”
  “我替吟儿接下便可。”
  见她身子这般虚弱,段忘尘急忙伸出手去。
  王氏花白的眉头蹙了一下,不悦地开口,“这是她应尽的礼数!”段忘尘无奈地看了她一眼,只好将手收回来。
  “外祖母说的是...”
  站了太久,宋轻歌握着杯盏的手抖了抖。
  “有劳轻歌妹妹了。”
  江晚吟看着她,眉眼间露出几分宠溺,扬起唇角伸出手去接过杯盏,察觉到她的手已接下杯盏,宋轻歌松开手。
(甜梦文:www.tmwk88.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