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文 >

男朋友和亲哥我选谁 作者:丑的轰动全世界

时间:2020-02-12 17:08 标签: 甜文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豪门世家
《男朋友和亲哥我选谁》作者:丑的轰动全世界 文案 过去的一年,在简以楼身上,发生了两件惊世骇俗的大事。 第一,上帝赐给她一个同父同母的亲生哥哥。 第二,她被易阁这样一个世间尤物爱上了。 上帝:选一个吧,要亲哥哥还是男朋友? 简以楼:亲爱的,那当
  《男朋友和亲哥我选谁》作者:丑的轰动全世界
  文案
  过去的一年,在简以楼身上,发生了两件惊世骇俗的大事。
  第一,上帝赐给她一个同父同母的亲生哥哥。
  第二,她被易阁这样一个世间尤物爱上了。
  上帝:“选一个吧,要亲哥哥还是男朋友?”
  简以楼:“亲爱的,那当然是两个都要了【狗头】。”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简以楼、易阁 ┃ 配角:预收《别撩》、《吻至[娱乐圈]》 ┃ 其它:甲乙丙丁
 
 
第1章 
  2017年就像一列单行线的高速列车,呼啸的驶离我们苍白的世界。
  你的2017年过的如何呢?哦,不用回答了,因为答案永远只有一个……看来,它并没有善待你。
  然而,简以楼的2017年,过的却是何其的梦幻,像是走过了一段爱丽丝梦游仙境。
  或许,世界上所有的女孩子都曾经许下过这样一个愿望:希望自己能有一个爱她如初,疼她入骨的亲生哥哥。
  这是二十一世纪,除了嫁给高富帅之外,所有女生共同拥有的另一个梦想。
  但可歌可泣的是,当她们将这个想法毫无保留的告诉自己的父母后,她们得到的结果往往是……得到了一个不太想要又调皮捣蛋的亲生弟弟!
  有哥哥是不太可能了,毕竟……父母再怎么生,也生不出来一个貌美如花、倾国倾城的哥哥来回报社会。
  然而……这“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却结结实实的砸在了简以楼不太灵光还冒着青烟的天灵盖上。
  那一瞬间,阳光普照,万物生花。
  一觉醒来,简以楼从中国当代最不缺的人种——万千独生子女的行列中,华丽而又高贵的退出历史舞台。
  她步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简以楼,有了一个同父同母、又高又帅、有房有车、多金多才的亲生哥哥,谭津淞。
  ……
  三个月前。
  那是一个秋高气爽、万里无云、风和日丽、紫微星起的晴朗日子。
  简以楼从江市老家实习的浦发银行骑车回家,到家门口才发现自己没带钥匙……此举,打破了她二十二年“从不忘带钥匙”的记录。好像是冥冥中上帝挥了挥他引以为豪的金手指,把她的钥匙偷走一样,上演了一出岁月神偷的经典戏码。
  简以楼敲了两下门。如果没人开,她便准备拿出藏在门口花盆地下的备用钥匙出来开门。
  然而,门是开了,但给她开门的却是一个陌生的男人。
  男人个子很高,长的阳光帅气,是那种放在人群中也不会被埋没的长相,一颦一笑都散发着温暖的光泽。
  看到简以楼,男人笑的格外开心,因为他终于有了一个梦寐以求的妹妹,并且……还是亲生的。
  他叫谭津淞,是简以楼的亲哥哥。
  名副其实的,亲哥哥。
  ……
  简以楼不明所以的后退一步,看了看自己家的门牌号,601没错……是自己家。
  她确认再三后,发誓自己绝对没进错门。
  可是面前这个面容姣好的男人,她真的不认识。
  “您是……”简以楼尾音尽可能的拖长,为自己拖延时间。她从头到脚的打量着谭津淞,但却找不出一丝蛛丝马迹。
  米色的外套穿在谭津淞身上,好看极了。
  他就像刚打完篮球的男孩,浑身散发着清新的味道。
  “先进来吧。”谭津淞热情的邀请着简以楼,就好像他才是这个家的主人,而简以楼是客人一样。
  简以楼客气的微微颔首,她小心翼翼的走进门,一脸的茫然。
  客厅中,一家人围坐在沙发上。不仅是自己的爸妈,就连爷爷n_ain_ai、七大姑八大姨全都来了。合着这一家子全体出动的意义是?简以楼半边脸都是狰狞的……那是她此刻的心理y-in影面积。
  这是……简以楼心里一紧张,不会是又要相亲吧?
  前段时间母亲一直说自己有个同事的侄子是研究生,各方面都不错,要简以楼去看看,交流一下感情,简以楼一拖再拖就差以死相逼,这才断了母亲的念想。想不到……母亲竟然直接把人家男孩叫到家里来了??
  而且,这次的阵仗可真大,所有亲戚都来了,就为了给她相亲?为她捧场?不至于吧……她没那么大腕儿,也没那么重要……再说,她也没差到要全家人帮她加油打气的地步。
  简以楼不算漂亮,但也绝对说不上丑。她个子还算高,只是太过于瘦弱,远远看上去有些弱不禁风。一双筷子腿虽然又细又长,但没有肉感显得干瘪。
  说白了,她的身材是女孩子喜欢的,可却入不了男人的眼。
  ……
  简以楼颤颤巍巍的走过去,竟发现母亲一脸泪痕的靠着父亲的肩膀,像个娇小可人的林黛玉。毕竟平时看惯了母亲吆五喝六,五大三粗的样子,现在这副模样,有些……诡异!
  “老妈?出什么事了?”简以楼担心的跑过去,她不知道母亲发生了什么事。印象中,母亲不是一个爱哭的人,很少有事可以刺激到她。再说了,母亲平日里那么尖酸刻薄,吵架骂街也没见她输过,向来只有她骂哭别人的份,怎么这次还哭上了呢?
  莫不是……改变了战术,此次打算以柔情攻势进攻简以楼,打感情牌了?简以楼汗颜,她老妈打扑克斗地主是一把好手,可哭戏……真的有些差强人意。
  简以楼忍住略微抽搐的嘴角,努力控制住表情。
  “小楼,妈妈有事要告诉你,”母亲强挤出两滴泪水,为了渲染气氛,她一边说着,一边拉过她的手,有种交代后事的既视感,“你要忍住。”
(甜梦文:www.tmwk88.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