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文 >

纳兰·第二部·皇子殿下 作者:木玉琼棠(下)(99)

时间:2020-02-12 17:01 标签: 虐恋情深
请问您是文秀云问。 乐凤鸣。男子清冷开口,神情虽然疏远却让文秀云觉得似曾相识,我来寻我的徒弟。 您的徒弟是文秀云抬眸。 纳兰泽州。乐凤鸣答。 竟然是州姑娘文秀云心忖,怪不得,神情很相像呢,文秀云道:州姑
  
  “请问您是……”文秀云问。
  
  “乐凤鸣。”男子清冷开口,神情虽然疏远却让文秀云觉得似曾相识,“我来寻我的徒弟。”
  
  “您的徒弟是……”文秀云抬眸。
  
  “纳兰泽州。”乐凤鸣答。
  
  竟然是州姑娘……文秀云心忖,怪不得,神情很相像呢,文秀云道:“州姑娘……”她刚要说什么,突然几个官兵闯入,而后,一双血眸的胤祯行入Cao堂,文秀云大惊后退,而乐凤鸣的面色在见到胤祯之后,越发清冷了几分:“爱新觉罗·胤祯,你果然在这!州儿在哪?你将她如何了?”
  
  “锁了,带走。”胤祯没有理会乐凤鸣,而是命人锁拿文秀云。
  
  “慢着!”乐凤鸣挡在文秀云面前,“爱新觉罗·胤祯,你把话说清楚!”
  
  “乐凤鸣,看在你是州儿师傅的面子上,我不与你计较,但你别逼我,非要对你动手!”胤祯回眸,赤.裸裸地威胁。
  
  几个官兵强行将文秀云带走,乐凤鸣也跟出Cao堂,见十三阿哥也在Cao堂外,没想到势同水火的十三阿哥与十四阿哥已达成共识,暂时合作了……
  
  徽州渡口,停靠一艘双层官船,十三阿哥、十四阿哥很有默契地各自上了官船,文秀云是被押上去的,而乐凤鸣是最后一个抬步上船的。官船不紧不慢地跟着前方一艘乌篷小船,文秀云知道,这一次,州姑娘是不可能逃掉的。她叹了一口气,又看向身后一身白衣的乐凤鸣……
  
  (中)
  
  翌日
  
  “文姑娘,州儿的脉象真是如此?”乐凤鸣皱眉。
  
  “难道有什么不妥吗?”文秀云疑问。
  
  “若脉象如此,就不只是流产后虚弱的症状,而是……”乐凤鸣像是突然想到什么,见惯生死的乐凤鸣大惊失色。
  
  “怎么了?”文秀云见一向清冷的乐凤鸣脸色大变,心中暗暗有不安升起。
  
  “脉象有异,州儿的情形可能已经出乎了你我的预料!必须重新把脉!”乐凤鸣道,“我需要亲手把到脉!”
  
  文秀云大惊:“可是十四爷怎会允许……”
  
  “管不了这许多了!晚了,只怕……”乐凤鸣只是看向莲塘对岸的小院……
  
  (下)
  
  “乐凤鸣,你找我何事?”胤祯回身。
  
  “我要给州儿诊脉!”乐凤鸣毫不避讳。
  
  “够了,乐凤鸣,我知道州儿是你的徒弟!但她如今是我的妻!”
  
  “爱新觉罗·胤祯,你若真心为了州儿,就让我把脉!”
  
  ……
  
  莲坞小院
  
  州儿又一次在夜里被痛醒,捧着小腹,剧烈喘息。
  
  为什么那么痛?是因为弘殇还残留在腹中吗?不,她不能冒险流出弘殇,因为肚子里的女儿也会受到牵连。
  
  忍着小腹剧痛,为自己施针缓痛,但每一针都如施在破棉烂絮上,毫无效果,腹中反而一日痛过一日,甚至在扎针之后越来越痛,根本没有好转的迹象。毫无征兆地又是一阵抽搐,州儿直接痛得翻过身子,豆大的冷汗从额角淌下。
  
  为何会这么痛?州儿蹙眉,弘殇,宛樱,她的孩子……
  
  “呃啊……”州儿呻.吟,伸手搭上自己的腕脉,那脉息因流产而涩软无力,连胎脉也若有若无,而腹中却越来越痛,到底怎么回事?
  
  孩子……她的的孩子……她一定要保住啊!已经因为自己的执着而失去了她的儿子,剩下的女儿,无论如何都要保住啊!州儿强撑着刚要直起身子。又是一阵抽痛从腹底传来,腹中仿佛在下刀子,“呃……”州儿忽而捧着腹部,痛吟蜷缩,忽而挺直身子,才能缓解腹痛。
  
  雕檐上,一个身着黑色斗篷的女子露出一张绝美的脸,但那脸上的笑容却布满y-in毒:“纳兰泽州,现在才开始。你就慢慢尝尝这南疆密蛊的滋味,等着肠穿肚烂吧!”
  
  沐紫玉将一片碧绿的叶片置于唇下,吹奏。
  
  白纱帘中,州儿痛得死去活来,却死死搂住腹部:“樱儿乖,娘亲在……娘亲在……”
  
 
  ☆、第八十八章 爱恨含血
 
  腹部好痛,为什么这么痛!
  
  咬着下唇,死死忍住,我并不怕痛,可我怕伤到女儿啊……
  
  女儿,我爱到骨子里的女儿,“宛樱不怕,娘亲在……娘亲在……娘亲会和你在一起的……”
  
  我咬着唇,强撑着从枕下取出c-h-a着银针的针筒,只有施针止痛了……深深吸一口气,忍着痛抽出银针摸着x_u_e位就要扎下去,手腕却被一人止住:“这种程度的腹痛持续多久了?”
(甜梦文:www.tmwk88.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