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文 >

纳兰·第二部·皇子殿下 作者:木玉琼棠(下)(84)

时间:2020-02-12 17:01 标签: 虐恋情深
和曹子建一样,我也有个伟大的阿玛,我尊敬他、景仰他,但我有时甚至希望我有一个平凡的父亲,我憎恨面对阿玛时心中挥之不去的颤栗,可当我见不到他时,又会莫明地想念他了。 我忧伤地皱眉,至少他对清和帝的父子之
  
  ……
  
  ……“和曹子建一样,我也有个伟大的阿玛,我尊敬他、景仰他,但我有时甚至希望我有一个平凡的父亲,我憎恨面对阿玛时心中挥之不去的颤栗,可当我见不到他时,又会莫明地想念他了。”……
  
  我忧伤地皱眉,至少他对清和帝的父子之情还未改变……
  
  忽然,苦笑出来,他对我的那些狠心的折磨,他与我之间纠结而扭曲的深情,其实都源自于他的父亲——清和帝!我知道我注定是他们父子博弈的筹码,这是我的命,我不怪任何人,甚至连之前对佞祯的那一丝恨,也化作了痛和悲凉。
  
  就在我无声闭目的时候,清和帝突然道:“纳兰泽州,你呢?”
  
  我苦笑,不愧是清和帝,一句话就点中了我的死x_u_e,我竟不知如何作答?
  
  “哼哼哼……”佞祯低头笑,我感到温热的液体落在我的脸颊,一滴又一滴,可被蒙住的眼睛让我什么也看不见,只是越发戚伤地苦笑。整个木兰朝王朝最英明的皇帝清和帝是他的父亲,他们父子之间不费吹灰之力的一句话就能决定我的生杀予夺,从以前到现在,也许还有将来。可此刻的我却不再是当年那个无牵无挂,无忧无喜的州儿,如今我唯一想保护的只有女儿!
  
  可我,逃,逃不掉!死,不能死!
  
  心如千蚁坑蚀般噬痛,又觉得一切是多么的荒诞与可笑。他的父亲,木兰朝的天子英明地知道我的所有冤屈,用大赦天下饶恕了我的所有罪责,却又用冥婚和赑屃捆绑住我的身体,逼我离开他,而命运几经周折,佞祯对我做尽一切,甚至不惜用伤害我的方式逼我留在他的身边。他知道紫禁宫闱里他的敌人布满y-in谋陷阱阻挠他和我的相爱,甚至不惜利用我置他于死地,所以,才布下这一切,恳求他的父亲。我本该感他煞费苦心的恩,念他用心良苦的情,可我又能如何?如今,他们父子再度将我置于棋盘,轮到我走,而我又有选择吗?
  
  闭目,轻轻伸手抚了抚腹部,复又轻轻将脑后的系带结解开,原本蒙住眼睛的白玉腰带一头落到青石地砖上,皱成一圈,我终于睁开眼,心脉隐隐的痛楚还在,我没有看向任何人,只是幽幽地启唇。
  
  “奴婢之前,并不明白自己的真正心意,奴婢对皇上说奴婢不会爱上任何人,甚至在皇上面前起誓,此生都不会爱上十四皇子,那是因为,奴婢心里早有一个人,奴婢把整个心都交给了他,很早很早以前就交给了他,所以奴婢才会答应起誓。”
  
  “只是,奴婢没想到,奴婢很早以前就心有所属的人就是十四皇子。奴婢本以为,自己不算违背誓言,因为奴婢一直没有认出十四皇子就是当年之人,可惜奴婢错了,奴婢并不是对过往之人念念不忘,而是奴婢所爱之人不是别人,正是现在在我身边的这个人,不管他是不是十四皇子,奴婢都爱他。不论他对奴婢做过什么,奴婢都依然爱他。也因为这份爱,奴婢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不管身在何处都会依然爱他。所以……
  
  佞祯像是知道我要说什么,一把拉过我,而我只是道,“求皇上,看在奴婢对十四皇子从头至尾一片真心的份上,放奴婢回江南,奴婢愿从此常伴青灯!”
  
  “纳兰泽州!”佞祯咬牙切齿。
  
  我终于见到他口角的血迹,只是凄凉地笑道:“佞祯,放过我吧!”
  
 
  ☆、番外七十三 清和转变
 
作者有话要说:  心字香这个伏笔埋了十年,剧情还是揭密不了……
                        
  清和帝龙袍的水袖下正捏着一封书信。
  
  “二哥海涵妹不告而别之过。二哥见信之时,妹已不在京城。但念起京中诸人诸事,唯放不下二哥矣。二哥一心保全明府,实为不易,然妹有数语提醒二哥……今皇上召纳兰明珠回京,乃借明党对抗乞乙氏之帝王心术,皇上对乞乙氏早有猜忌之心,刻意抬高失势的纳兰府,实是用以制衡,如今纳兰府看似重归容华,其地位却立于风口浪尖,岌岌可危,只怕乞乙氏不日便要逼宫谋反,自取灭亡,届时,纳兰府必遭受牵连,想要独善其身,难上加难。二哥切记,此时万不可与长孙无名对抗,更不能趁此引发储位纷争,纳兰府若是扳倒乞乙氏,就是代替乞乙玊成为皇上的心腹大患,万万不可……二哥如欲纳兰府长久兴旺,定要劝阻祖父叔伯之辈闭门谢客,抽身朝堂,切勿贪恋权势,遗祸自身。二哥切记,切记……妹,纳兰泽州亲笔。”
  
  清和帝微微闭目,右手捏了捏太阳x_u_e。
  
  纳兰泽州逃亡京城之后,唯一只给纳兰纳兰仲卿稍过这一封书信,她心思周密,不仅躲过赑屃的监视,竟还通了老十二的关系递予纳兰纳兰仲卿,要不是索家谋反,纳兰府内部有人欲置她于死地,纳兰纳兰仲卿为保她不得已上交该信,便也不知道这封书信的存在。
  
  只是没想到,这信中言辞恳切,坦荡磊落,兄妹之情溢于言表,却没有丝毫龌龊之意,反倒透着股女中豪杰的凌然之气,只是此女妄议国政,确实也胆大妄为!
  
  见这信中所言,此时纳兰泽州确实还没恋上老十四,只一心想逃离京城这是非之地,更铁了心不做这赑屃之人。
  
  天子静静地眯起眼,他之前倒是低估了纳兰泽州,此女不简单啊!x_ing格贞烈,心思周密,行事更是当断则断,如此看来,此女两次行于皇太子和老十四之间,绝非偶然啊。纳兰泽州啊纳兰泽州!不简单啊!而那个懂得利用她,两度推动局势的幕后之人,更不简单啊!
(甜梦文:www.tmwk88.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