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文 >

纳兰·第二部·皇子殿下 作者:木玉琼棠(下)(80)

时间:2020-02-12 17:01 标签: 虐恋情深
十三皇子一身银练劲装随风飞扬。刚和佞祯对拼掌力的正是他。 我真没想到,你和父皇用火器博弈,竟然还会停下,而不是速回兰陵屯兵? 几道黑色的身影在这徽州瓦檐上斗得难解难分,与十三皇子和三个暗人战于一处的佞
  
  十三皇子一身银练劲装随风飞扬。刚和佞祯对拼掌力的正是他。
  
  “我真没想到,你和父皇用火器博弈,竟然还会停下,而不是速回兰陵屯兵?”
  
  几道黑色的身影在这徽州瓦檐上斗得难解难分,与十三皇子和三个暗人战于一处的佞祯不知道,文氏Cao堂内,州儿接上折断的四肢,换上一身采茶女子的粗布衣裙,Cao编的斗笠堪堪掩住微微隆起的腹部,她只是跪在榻上,捏着斗笠的手微微颤了颤,幽远的眸子最后看了Cao堂外他刚刚离去的方向,那方向直通Cao堂之外。
  
  此时,藤花寥落……
  
 
  ☆、第八十二章 再次出逃
 
  Cao堂外,紫藤摇落。一切仿佛都变得极缓极缓,那紫色的花蕊无声凋落,却又不知被何处吹来的风吹向远方……
  如今文秀云送我,像极了当日我送裴兰,只是当日我送裴兰出京的时候,还遇到过他的玉佩马车,才留下后来的那些羁绊,仿佛就是冥冥之中……可笑,当年还是我送别人,如今却是别人送我……
  当我孤注一掷,再次逃离的时候,却不知道在我和文秀云离开Cao堂的时候,在瓦檐上交手的他和十三皇子就停止了争斗,我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眼里,而这两个今后和我羁绊最深的男人,我却没看到他们见我离去时的神情。
  而仿佛是天意,我尽量压低斗笠前行,便也错过了另一个人——乐凤鸣。
  
  寻着近路,经过紫藤州茶山,直往渡口。 
  到了渡口,湖边的雾气白日生烟,让这凄凉的古渡仿若两个世界。
  “文姑娘,多谢你。”我低头,无语凝噎,手臂堪堪掩住尚未隆起的腹部。
  文秀云蹙眉点头:“州姑娘,保重孩子。”
  我心一颤,忽而想到什么,伸手取下束发的玉兰白玉簪,道:“文姑娘,我只求你最后一事……若是遇到他,就将这支簪子还给他,告诉他,我已回江南,不用再找我了……”
  “州姑娘……你这又是何苦?你与他又是何苦?”
  我摇头,哀伤,文秀云以为我是断不了对佞祯的情,却不知道,我太了解佞祯了,他不会那么轻易放过我的。
  “文姑娘,我们母女不能害了你。见簪如见人,又说起江南我与他的情意,如此他便也不至迁怒于你。如此,我便也能放心离去……”
  撑着虚浮的身子,回身,上得船去,船微微摇曳,挑开乌篷船的竹帘,回看一路相送的文秀云,她捏着帕子的手摇了摇,微微一笑,相对无声,我也回以寂静一笑,眼前,几瓣寥落的紫藤让这紫薇州古渡添上几分凄伤。
  我向她点头。“你回吧,我不会有事的。”
  文秀云点头、转身,一路穿过藤花走回紫薇州,像极了多年前的我。
  我抚摸着隐隐隆起的腹部,微笑。“女儿,你一定要坚强,娘会保护你……娘亲会好好保护你的。”
  
  回身上船,放下乌篷船上的竹帘,船悠悠地驶离渡口。总算幽幽放下心来。我喃喃道,“江南……那里是娘亲出生的地方……也是娘亲和你爹认识的地方……”我微笑,想到很远很远的钱塘,“女儿,我们终于可以回江南了。”
  我却不知道,紫薇州古镇的瓦檐上,佞祯和佞祥已盯上了这艘乌篷小船……
  
  许是我生来便和船有缘,女儿也不惧水,我抚摸着腹部,温婉地微笑,本还担心船上的颠簸会吓到女儿,看来是我多虑了,松下一口气。毕竟怀着身孕,我还是感到精神不济,只是斜靠着乌篷,安心睡去。从紫藤州至天子京,约莫过了五六日,中途我偶尔撩开乌篷,望向外面,清波两岸,过至江南,便闻道岸边清香。便如此一路行船,水路弯弯,通向天子京。
  
  不知又过了几日,乌篷船一路向前,就到了渡口。小船颠簸一下,我强撑着起身回首,却惊见到那张和佞祯一模一样的脸!
  虚弱的我倒退几步,折断未愈的踝骨根本支撑不住我的身体,我眼见又要摔倒。
  “纳兰姑娘……”他看出我的无力,上前揽着摇摇欲坠的我。
  我脸色惨白,咬住下唇,痛苦地搂着腹部抬头看向他——十三皇子!
  船在摇晃,我的心在颤抖,对于十三皇子,我只有哀求:“十三殿下,你放过我吧,就当没有见过我。”
  十三皇子酷似清和帝的眼神看着我,终是道:“父皇要见你……”
  我绝望地摇头,如果只是我一个,我认命了,就算死了也无所谓,可现在我不能!我不能见清和帝!我肚子里已经有了宛樱!让我怎么能带她去见清和帝?原本我死不要紧,可我有了女儿,身为母亲我无论如何也要保住我的女儿活下去!
  “不!我求你,我求求你!十三殿下,你答应过我,要放过我的,求你,求你……”脆弱的眼泪流满了整张脸颊,我再发不出声音,我甚至无法哭泣出声,搂住腹部,我是如此无力,我根本没有能力保护她!
  我的女儿……
  我的女儿……该怎么办?
  
  我倒蹙眉间:“求你放了我!求你放了我!求你,求你,求你!”没有一刻,比我此时更惊恐,更无助,我绝望地哀求,没命哀求!而我,除了哀求,什么都做不了!
  “求你,求你……”
  “州儿……”
  “求你,求你,求你……”
  “州儿!”
(甜梦文:www.tmwk88.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