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文 >

纳兰·第二部·皇子殿下 作者:木玉琼棠(下)(64)

时间:2020-02-12 17:01 标签: 虐恋情深
与其让别人将她撕碎,不如,他先撕碎了她! 州儿自是不知道这些,此时的她只想快点离开他,越远越好,州儿一路奔跑,慌不择路,只感到眼前越来越模糊,忽而小腹窜起一阵腹痛,让她双腿一软,直接摔跪下来,但州儿已
  
  与其让别人将她撕碎,不如,他先撕碎了她!
  
  ……
  
  州儿自是不知道这些,此时的她只想快点离开他,越远越好,州儿一路奔跑,慌不择路,只感到眼前越来越模糊,忽而小腹窜起一阵腹痛,让她双腿一软,直接摔跪下来,但州儿已经用尽所有精力封住侫祯兀自呕血的x_u_e道,又一路拼劲气力地全力奔逃,这一跪,膝盖根本使不上力,虚弱不堪的身体就沿着山道一路翻滚,不知是不是本能,州儿只是双手死死抱住腹部,而州儿也在翻滚的过程中失去意识。
  
  山道上,一身白衣的女子向下滚落,白衫扬起满山落英,又被山石划开破碎,直到山势稍平处堪堪停下,她的一截白纱衣袖浸入身边不到两尺的溪水中,氤氲一片浅红,不知是花泥还是血迹。若不是地势突然变平,阻挡了大半冲力,州儿又要差一些就要落入身侧湍急的溪水中。而这片溪水忽而又映出几道看不清晰的男子身影。
  
  幽静的空山溪流边,只听一人啧啧出声:“十四皇子,水泽侫祯!我这位小舅子与这贞敬夫人倒真是爱恨交织,缠绵悱恻得很啊!”
  
  间歇,又是另一声轻蔑浅笑:“你们木兰朝倒是代代都出痴情种子啊!”此人身着一身前朝白服,正是久未露面的前朝余孽之首蔷薇三太子朱瑾轩。
  
  “今夜一看这贞敬夫人长相,倒是颇为眼熟,让我不由地想起些往事。”前一人声线微沉,暗晦不明。
  
  “哦?小童驸马竟识得贞敬夫人吗?”朱瑾轩问。
  
  “倒是没想到,这贞敬夫人竟是乐凤鸣那厮的徒弟,当年……”
  
  此人正是五公主驸马,国舅爷童国维之孙,童义隆之侄童安颜。当年,五公主病逝,与乐凤鸣的一段旧情让二世祖童安颜绿云压顶、嫉恨交加,曾当街毒打乐凤鸣致其骨折,却被五公主亲弟、小舅子十四皇子恰巧路过,顺手修理,引为平身之恨!而当年乐凤鸣身边略有姿色的女徒弟曾让他暗中垂涎,没想到竟是贞敬夫人,而现在更如此巧合地落到他手中,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水泽侫祯,昔日断臂之仇,今日便和你一并算算总账!”
  
  就在童安颜还欲施暴之时,只听暗夜中爆出一声撕裂夜幕的惨嚎:“啊————————————”
  
  亲眼看到自己的手下了无生气地如死肉从眼前割飞出去,童安颜惊恐颤抖,几欲失禁,他瞠大的眼珠死死瞪着一道修罗般的黑色人影,他在出现的同时,两手各c-h-a入两个童家门人胸腔将他们的残躯从童安颜的两侧抛出去,一路飙血。
  
  童安颜不及擦拭被爆了一脸的血渍,只是颤着声调道:“十……十四皇子……”
  
  血腥四溢,侫祯顷刻间又解决了数名挡住去路的童家门人,皆是直接再弃尸在地,这些门人因心脏爆碎,但脑未猝死,半尸半人时还会发出凄厉的哀吟,水泽侫祯便冷着一双血眸,彷若无人地一步步走到昏迷的纳兰泽州身侧,他一脱玄色斗篷,无比温柔地罩住躺着的人儿,那双如血的瞳眸却看死人一样看向原本站在童安颜另一侧的三太子朱瑾轩,于暗夜中,犹如魔王临世。
  
  “保护三太子!”
  
  朱瑾轩已被一众反侫复朱的护法子弟护在蔷薇朝阵法中,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木兰朝十四皇子水泽侫祯,没想到竟是如此疯魔的一个人物。那男人的身体明明已经到达走火入魔的极限,但他却丝毫找不出破绽,他谨慎地计算着留下来耗到这个男人经脉错乱的胜算是几成,但身为前朝蔷薇朝唯一遗留血脉的直觉却告诉他,也许在还没有耗到水泽侫祯经脉寸断之前,自己这前朝血胤与这一批“翎花锦衣”都要步满地残尸的后尘!
  
  佞祯只是轻轻地揽起昏迷的州儿,又回首,血瞳一笑,“朱瑾轩,你还不走?”根本未将前朝皇嗣放在眼里。
  
  “水泽侫祯!你!”几个蔷薇余孽剑指侫祯。
  
  “嘘——你们吵到本皇子的女人睡觉了。”那几个蔷薇余孽还没有近侫祯的身,就被强大的劲力摔飞出去……
  
  当州儿醒来的时候,只见到一双血红色的瞳眸,是侫祯,他应是彻底走火入魔了,州儿心一颤,刚一动,却感到四肢传来骨折般的剧痛,原来,他竟废了她的四肢!
  
  “州儿,没用的……你逃不了的……”他只是低头吻住女人……
  
  
 
  ☆、番外六十七 霸道温柔
 
  佞祯痛苦地蹙眉,即便知道她的心想要离开,可每次却是自己放松警惕。
  
  “州儿,你为什么要逼我伤害你?”他完全失去了理智,一想到她一次次逃离他,就恨不得永远将她禁锢在身边,让她再不得逃离……
  
  吻住她,仿佛这样就可以忽视胸口的痛楚。
  
  当次州儿从痛苦中醒转,无力地仰躺着,黑发散在马车里,佞祯终于心痛了、心慌了,他搂住州儿,温柔地、小心地,低头将州儿心上的伤痕吻去。
  
  “州儿……”佞祯无法克制自己痛到窒息的绝望,却见到州儿了无生气的眼。州儿的眼似看到他,又似没有。心中仿佛锥了一根刺,她对八哥也是这样的吗?她对老十三也是这样的吗?还是,唯独只对他?
(甜梦文:www.tmwk88.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