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文 >

纳兰·第二部·皇子殿下 作者:木玉琼棠(下)(54)

时间:2020-02-12 17:01 标签: 虐恋情深
佞祥突然变色,佞祯抬眸,一冷一暖两股内力相冲,血色蔷薇的花与枝完全焦黑枯萎,粉色樱花再度漫卷飞扬。两人极速地火并,空中,只有漫天飞舞的樱花和花雨中传来的剑气割裂空气的破空声。岸边横躺着的州儿,渐渐被
  
  佞祥突然变色,佞祯抬眸,一冷一暖两股内力相冲,血色蔷薇的花与枝完全焦黑枯萎,粉色樱花再度漫卷飞扬。两人极速地火并,空中,只有漫天飞舞的樱花和花雨中传来的剑气割裂空气的破空声。岸边横躺着的州儿,渐渐被掩埋在花瓣雨里,她的口角缓缓地流出血水,佞祯和佞祥同时一震,即便昏迷中,她依然一心求死吗?
  
  “看来弟弟对她做的一切并不是很见效!”佞祥完美微笑,趁佞祯分心之时,又是一剑在佞祯袒露的腹部相同的位置划开一道血口,愈合的伤口再被割裂,血肉翻绞,佞祯惨哼一声,仰摔在地。而佞祥飞速掠向州儿,下一瞬已揽住州儿的腰,将她直起,出掌按住州儿的腹部,运功为州儿疗伤。
  
  “放开她!”佞祯举剑,冷声命令。
  
  “十四弟,原来你不惜自伤,却是在她面前装出救她的假相,其实根本就没有治疗她的内伤,甚至是让她伤得更重!”佞祥睁眸。
  
  佞祯冷冷启唇:“老十三,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救她,是想在她伤势痊愈后,逼她主动离开我!”
  
  “十四弟果然了解我。但你不要忘了,这,可是父皇的命令!而我,只是从命而已。”佞祥认真地凝着州儿,勾唇。
  
  佞祯的黑瞳再度变红:“既然父皇非要阻止我和州儿,那我便让她永远不能离开我!你救她一毫,我便伤她一毫!”佞祯突然一动,以佞祥也没有意识到的速度出现在州儿另一侧,伸手按住州儿的胸腹之间,催发内力,州儿全身一颤,血水又溢出嘴角。
  
  州儿微微呻.吟,软弱无骨的身子向后仰倒,昏沉迷梦中,见到两个酷似的男子同时揽住她,其中一人的眸瞳是黑色的,可那黑色太黑太纯粹,反而像是了一团黑暗的火焰;而另一人的眸瞳是琥珀色的,表面是温和的静流,而水底却是死寂的枯枝……
  
  他们的眼,早已不复纯澈,任何一个人的眼眸,都再不是当年皇子大人的清澈样子了……
  
  她还是找不到他了……
  
  州儿并不知道两股不同的内力正在自己的体内角逐,两个男人任何一个都绝对残忍到她无法想象的地步,她只是在他们的掌下昏迷,呕血,反复着痛苦,却又无知无觉,痛到麻木。
  
  扬起苍白的小脸,昏迷的州儿终于忍不住痛哼了一声,佞祯突然蹙眉,一道血水从紧抿的嘴角流出来,他终是不忍心,掌下突然撤去内力。
  
  这一撤,不仅遭受佞祥内力的剧烈冲击,连本身的内力也同时反噬,佞祯被震到地上,呕血。
  
  而突然失去佞祯内力的阻挡,佞祥原本医治州儿内伤的内力突然全部击中州儿。
  “呃……”州儿完全侧向一方,只觉得腹中剧痛,想蜷缩起身子,却被佞祥揽在怀里。
  
  佞祥脸色苍白,也有一丝血溢出嘴角。原来他也在佞祯撤力的时候,同样遭受反噬。
  
  三个人,爱恨纠缠,终是,三败俱伤……
  
  “呵呵呵呵……”佞祯仰天嗤笑。
  
  “十四弟,你占有她,却并不代表你得到了她,即便在我面前。”佞祥轻易点中佞祯的痛楚,又怜悯地看向佞祯,“可惜你不知道,还一遍一遍地占有,你却还不知道你的占有只是伤她更深……而你,除了占有,什么都不懂!”佞祥突然失去笑容,“因为你从来没有失去过!”
  
  “我早已失去过了!从四岁那年开始,我已经失去四哥了!而十三哥,那不正是拜你所赐吗?”佞祯抬眸,露出一丝少年愤怒而纠结的苦笑,“早在那年,我就知道,生在帝王之家,注定要舍弃,正因如此,我如今,才更想保护我最想要的。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佞祯的眼中血色弥漫,再一次出手,抢夺州儿——
  
  “叱——”
  
  佞祥的剑已刺入佞祯腹部——
  
  “果然十四弟啊,偏执、痴狂。可是你的内伤已经复发了。”佞祥冷笑,“哼,不管什么代价?十四弟好大的口气,你该知道,父皇是你我都不可能违抗的存在,不是吗?”
  
  “老十三,别拿父皇来压我!”
  
  “是啊,我怎么忘了,你是他最宠信的儿子。”佞祥转动剑柄,剑尖在佞祯伤口中绞入,“可是,他虽然没有逼你,却在逼纳兰泽州,你该知道,父皇让她来的用意,她,只有死!”
  
  佞祯睁眸,佞祥一剑拔出,佞祯跪在地上。突然,低声笑出来:“怪不得她会寻死,她不是想让我忘了她,而是,想让我永远记住她。哈哈哈哈……”佞祯仰天,笑,“州儿啊,原来你宁愿死,也不愿离开我吗?”
  
  佞祥见到疯笑的佞祯,微微皱眉:“父皇在逼她死!她留在你身边,只有死!”
  
  “我不会让她死,更不会让她离开我!”
  
  “就是用这种自伤的方式?”佞祥讥诮,“我这一剑再入一寸便能伤及内腑,十四弟这一剑避得好啊!”
  
  “她不可能离开我!”佞祯重复。
  
  佞祥眯眼:“十四弟既然那么笃定,何不让我与我打一个赌?”
  
  州儿安静地躺在温泉池边的白玉榻上,偶尔有樱花落在她染了血晕的蔷薇衣袂上。很静,很美。也只有在这时,才发现她终究是江南才女沈宛的女儿……温泉池下,佞祯佞祥各自若有所思,白雾缭绕在他们的头顶,他们只是各占一隅,运功疗伤。仿佛是一种默契,他们都没有再在对方面前接近州儿。
(甜梦文:www.tmwk88.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