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文 >

纳兰·第二部·皇子殿下 作者:木玉琼棠(下)(44)

时间:2020-02-12 17:01 标签: 虐恋情深
他以为十四弟早该对她做过什么,或者她之前就该和谁做过什么,却没想到 当他夺走她最后的自尊时,她曾哀求过他,哼,纳兰泽州这样的女人也会哀求吗?而她在最后一刻喊出的人竟然是十一皇子。 十四弟疯了,彻底疯了
  
  他以为十四弟早该对她做过什么,或者她之前就该和谁做过什么,却没想到……
  
  当他夺走她最后的自尊时,她曾哀求过他,哼,纳兰泽州这样的女人也会哀求吗?而她在最后一刻喊出的人竟然是——十一皇子。
  
  ……
  
  十四弟疯了,彻底疯了,然而他输了。
  
  他终究是输给了十一皇子。
  
  代价是,输了她。
  
  黑暗中,佞唐无声地笑着,犹如一条y-in冷的毒蛇。
  
 
  ☆、番外六十三 师父番外
 
  后来,乐凤鸣曾不止一次扪心自问,当初阻止州儿与十四皇子相认到底是对是错?而后来,向清和帝谏言让州儿医治十四弟又是对是错?
  
  但乐凤鸣很清楚,就算重新再让他做一次选择,他依然毫不后悔,不后悔每一次的决定,也从来不后悔收过这样一个徒弟。
  
  是这样一个徒弟伴随他走出与九公主咫尺天涯的那几年,又是这样一个徒弟支持他走过九公主芳华早逝的那一年,还是和这个徒弟,在不知不觉中走进他心里。
  
  守护她,是他身为师傅的责任,也是他唯一能为她做的事……
  
  ……
  
  ……“师父,请尽量教我医术,总有一天,我会离开这里……”……
  
  那一年,州儿坚定地看着他,许下请求,而他,应下了。
  
  从此,她是他真正的徒弟,对她,可谓是倾囊相授,而她也不负所望,于医术一途小有所成。便是在乐仁堂后堂坐堂,也能独当一面了,更遑论乡野间的行脚大夫。
  
  那些年,她清冷坚韧的身影,总是在很多年后浮现在眼前——清晨她拆卸乐仁堂门板的样子,药园里她细心栽培Cao药的样子,药房里她研磨药材的样子,烛灯下她背诵医书的样子……原来,这些,全都随着时光一点一滴烙印在他心里,只是此时的乐凤鸣并不知道,本能地想保护这个故作坚强的女孩不受伤害,想在乐仁堂里给她留下独属于她的一隅,想默默地站在她身后,当她偏体凌伤时,从身后为她递上伤药,而不打扰她自己为自己上药……这一切的一切并不单纯出于一个师傅的关心。
  
  当知道她想入宫,他不惜作为人质在八爷九爷面前保她。
  
  当得知她落入y-in谋构陷,他虽无能为力,却也为她忧心如焚,在得知她终于逃过一劫后,松下一口气。
  
  当全城都传她被御赐冥婚时,他也为她对那个无情的天家感到愤怒,却又暗自庆幸她还活着。
  
  当十四皇子抱着浑身带血的她出现在乐仁堂门口的时候,他也心中大惊,怕她又受到什么伤害,却只是虚惊一场,而后,他得知了十四弟与她曾过一段不为人知的旧情……当州儿三番五次求他告诉她那个人是谁的时候,他也曾几度想告诉她,可是身份的悬殊,天家的无情,她早已被伤得偏体凌伤,又怎忍心她再卷入当朝十四皇子的迷恋于纠缠?
  
  终于州儿再一次面露痛色地求他,他终是松口了,告诉她,那个人就在隔壁,就在多宝斋。
  
  他以为,州儿终该见到十四皇子,虽然不知道之后,他们又将如何,至少此刻的州儿是得偿所愿的,不是吗?
  
  然而九皇子还是没能让她如愿,当见到州儿摔在多宝斋后巷的水塘里,他的心突然跳的极其缓慢,仿佛是痛,却又不是。九皇子的提议终于让他妥协——让州儿以为她心中的那个人已死。
  
  那个就在屋舍隔壁房间兀自吐血的十四皇子终究与她又一次错过。
  
  是州儿和十四皇子无缘吧……
  
  乐凤鸣缓缓闭眼,将那个惊闻“十一皇子”噩耗失声哭泣的州儿搂到怀里,九皇子又对她说了些什么话?应是说“看在十一皇子的份上,若是她就此在纳兰府安分守己,就放过她”之类云云吧?
  
  再之后,再得到的就是她不辞而别,逃离京师的消息。
  
  也好。
  
  ……“师父,请尽量教我医术,总有一天,我会离开这里……”……
  
  她终于走了。
  
  再也不会回来了吧……
  
  ……
  
  三个月后,一个纳兰府的少女突然汲汲跑来乐仁堂求医,原来是慕容紫英的生母裴氏的娘家丫头秋蝉。可还没等他前往救治,就传来裴氏的死讯,是被人下毒,而那个下毒之人就是已失踪多时的“贞敬夫人”。
  
  天子震怒,而他,求了八爷,献上官职,入宫为她陈情……他只希望,她能走的安心,走得了无牵挂,不再被牵连到这些卑鄙肮脏的y-in谋算计之中。
  
  然而,他没想到,或者,确切地说,任何人都没有想到,出逃在外的她与十四皇子竟能再度重逢。
  
  而十四皇子竟不知使了何种手段,竟让一心出逃的州儿心甘情愿地待在他的身边。
  
  当在十四皇子的军营见到重伤昏迷的州儿时,他突然抑制不住地感到愤怒:“水泽侫祯,为什么要让她回来?既然州儿已经逃离了这一切,你又何必非要逼她回来?……”
(甜梦文:www.tmwk88.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