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文 >

纳兰·第二部·皇子殿下 作者:木玉琼棠(下)(32)

时间:2020-02-12 17:01 标签: 虐恋情深
佞祯强忍着翻滚的气血,如受伤的野兽咬上州儿的细颈,每咬一下,他都能听到她似痛苦似叮嘤的呻.吟,他皱眉,明明心尖的地方在抽痛,但他却还能残忍地让她的痛苦延续,他知道她在逼他杀了她! 该死的,她竟然逼他杀
  
  佞祯强忍着翻滚的气血,如受伤的野兽咬上州儿的细颈,每咬一下,他都能听到她似痛苦似叮嘤的呻.吟,他皱眉,明明心尖的地方在抽痛,但他却还能残忍地让她的痛苦延续,他知道她在逼他杀了她!
  
  该死的,她竟然逼他杀她!
  她不能死啊,她死了,他的心就没了。或者,他的心早已不剩了,被她掏空了,而她,竟是在逼他挖自己的心吗?
  
  佞祥琥珀色的双眸看着这一幕,他的心也被伤了,但他掩盖着他心上的伤口,纵容佞祯折磨州儿,他要让他在不知道州儿的痛苦的情况下给州儿增加更大的痛苦,让他在得知真相后,无比悔恨,再没有资格面对州儿,只能承受州儿的恨!
  
  但当他见到州儿最痛苦的时候依旧承受着佞祯的时候,心就裂开了一道口,让他痛得无以名状。然而,他忽视那痛,纠结地勾起笑容,他得不到,十四弟也别想得到!
  
  清和出现在了空旷的内城,而他的儿子就在趴跪在那个女子身上。而那个女子只是虚弱地仰望他,眼神空洞,身心俱伤。
  
  在场子上的不只有清和,还有八皇子和乐凤鸣,八皇子满脸惊痛地看着州儿痛苦的表情,他了解她,她是痛苦的,没有一丝顺从,她的心并不顺从。
  
  她变了,不再是那个冷酷得像杀手一样的州儿了,不再是那个把自己的身体奉献给谁都不在乎的州儿了,她的心在乎了,而他在乎的,是谁?
  
  是十四弟吗?
  
  
 
  ☆、祯祥之争(下)
 
  (下)
  
  “将他们给朕分开!”
  佞祯被按着跪在清和面前,清和见到如此衣衫不整、不顾礼教的儿子,极怒攻心,一挥龙袖,一巴掌打上去:“你看看你这是在做什么?”
  佞祯的脸被打偏向一面,强撑着发作的内伤,喘息着抬起那双狼眸。清和身着黑色披风,由御前侍卫护驾,看样子是潜行出宫,清和就立在空旷的场子上,而这里还是佞祯对州儿当众施暴的地方。
  “佞祯只是要了佞祯想要的女子,又有什么错?!”
  清和震怒:“混账,朕说过不把她赐给你了吗?就连你当众用军功换这个妖女,朕都没有斥你半句,难道让你堂堂木兰朝皇子保住祖宗江山,就只是为了一个妖女吗?难道,在你心里,我木兰朝的江山,还比不过一个妖女吗?!”
  “父皇为什么非要拿她和木兰朝江山比?”佞祯喘息着,满眼愤恨。清和眯眼看向佞祯的眼,因为压制着内伤,那眼中的眼白已完全变成了血红色。清和惊看着这样的儿子,第一次竟觉得自己的这个小儿子也已经超过了他能控制的年纪!而几天前,这个儿子还镇压了另一个他自幼亲自教养的儿子密谋的反叛!他的儿子们都长大了!
  帝王的背心生出一阵迟来的胆寒!连他都一瞬间感到惊惧,这种惊惧很快化作对纳兰泽州的憎恶,清和仰天闭目,喟然长叹:“妖女该死啊!”
  八皇子、乐凤鸣俱惊。
  
  “父皇,求您放过她——”
  十三皇子突然跪地,八皇子睁眸。
  “怎么?朕的十三皇子也要为妖女求情吗?”清和语气暗晦不明。
  “父皇。”佞祥额角沁出冷汗,“纳兰泽州曾救过儿子一命,……“佞祥,你想害死她不必拐弯抹角!”……
  一道寒光s_h_è 向佞祥,佞祥回眸看向佞祯。
  ……“现在快害死她的人是你!”……
  清和冷笑:“好啊,朕的两个儿子,为了妖女,竟连手足之情都不顾了!看来,她不止诱惑了朕的一个儿子,连朕的另一个儿子也诱惑了!”清和的脸上难得地出现一丝狠色,“如此妖女,朕怎么能留!”
  八皇子脸色惨白,但他却不能再跪下,因为第三个皇子的求情只是在逼清和更快杀了她!
  眼见侍卫明晃晃的刀从不同的角度又再次刺向州儿的身体,佞祯仰天,哀声长啸。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为什么,他只是想得到她而已,为什么,他就要得到她了,她却几次三番地抗拒他、伤他至深!为什么父皇就是要杀了她!他为了她,已经倾尽了所有,他为了她,可以孤身一人,闯入东宫,去救她!他为了她,可以放下所有的皇子尊严,和她蜗在一起三个月,却强迫自己不去要她!他为了她,甚至冒着父皇的猜忌,带兵威逼东宫里的太子,只是为了,立下军功,娶她!
  可为什么,他还是不能得到她!为什么,每次当他觉得可以将州儿收在掌中的时候,她却总能张开翅膀飞离他!为什么当他终于能把州儿禁锢在怀里的时候,她总能在他的心口狠狠地桶上一刀!为什么,他最敬重的父皇,就是要杀掉他痴爱了那么多年的女人!
  他的发辫散开,体内的真力直接冲破极限,他的眼底彻底血红,那股爆发的真力直直震开原本压制着佞祯的八皇子和十三皇子。佞祯血红的眼看向清和,十三皇子回身拔出剑鞘中的长剑,拦住佞祯,“十四弟!”八皇子也挡在清和身前护驾。
  佞祯回身,只是走向州儿,乐凤鸣看向佞祯,此时的佞祯看起来一切正常,但他知道佞祯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边缘,他的神智在最冷静的状态,但他的经脉已经到了承受的极点,稍有刺激,他就会彻底发狂。
  而这时,又有一拨侍卫围上来,阻挡佞祯的去路,而另一拨则出剑绞杀州儿!这无非是一条□□,烧断了佞祯最后的理智,那原本包围州儿二十余个侍卫被瞬间震翻在地,俱是口吐鲜血,经脉尽断!
  而佞祯也再度失去控制,他像发狂的野兽,而谁都知道,他面前的都是御前侍卫……
  他满手是血,满身是伤,他只是一路走向州儿,就在他快接近州儿的时候,佞祥出剑,剑光闪过,佞祯一个旋身,黑发甩向夜空,已背过身子,而佞祥已穿过佞祯,单膝跪地,剑尖就向着那一剑的方向朝地。
(甜梦文:www.tmwk88.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