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文 >

纳兰·第二部·皇子殿下 作者:木玉琼棠(下)(30)

时间:2020-02-12 17:01 标签: 虐恋情深
攸之,十四弟这样的对手就要落入手中,我又怎么能假以他人之手,而放弃这种给予对手最后一击的快感呢?佞祥一扬马鞭,驾 一阵马蹄碾压砾石的格拉声由远及近,佞祯临风看向来人,十余骑将他包围其中,那十余骑的腰间
  “攸之,十四弟这样的对手就要落入手中,我又怎么能假以他人之手,而放弃这种给予对手最后一击的快感呢?”佞祥一扬马鞭,“驾——”
  一阵马蹄碾压砾石的格拉声由远及近,佞祯临风看向来人,十余骑将他包围其中,那十余骑的腰间都悬挂着雪白的赑屃符诏。
  “y-in魂不散!”佞祯抽出腰间的乌鞘宝剑,瞬间将包围劈开一个缺口,就在佞祯即将脱身之际,一道冷锋悄无声息地向佞祯背心刺去,佞祯没有回头,只是反手倒竖剑锋回挡,“乒”地一声,双剑相交,一寒一暖两股内力透过剑身对撞……
  
  李攸见到来人,伺机策马而回,皱眉低声道:“什么事?没见到爷和十四爷不能受到惊扰么?”
  “可李大人,贞敬夫人……”
  
  纵是那暗人与李攸刻意压低声音,佞祯、佞祥同时睁眸,佞祯惊怒:“佞祥,你把她怎么样了!”
  佞祥也是一惊,佞祯竟冲开了他的内力,一剑架在李攸脖子上,
  “你说,州、儿、在、哪?”佞祯一字一顿逼问,李攸没想到自己还没出剑,就被佞祯一剑封喉,咬牙按剑,看向佞祥。
  佞祥同样紧蹙眉心,同时策马出剑架住佞祯的长剑,“阿攸,你只管说出来。”
  李攸只能咬牙道:“贞敬夫人……落在了九爷手里,现被关在……内城地牢!”
  
  “九……哥……”佞祯低低出声,声音中竟有些颤抖……
  佞祥琥珀色的眸光一闪,只见对方明明紧蹙着剑眉,但那眼神中却多了丝不该有的东西……
  佞祥眼一眯,那是……
  恍惚……
  “十四弟,你不该恍惚的!”
  
  “钉——”
  就这一恍惚,佞祯的宝剑被佞祥架开,一剑挥下白马!
  
  剑锋在空中划出几道剑弧,光亮的剑身映出佞祯间歇失神的样子。明明知道九哥是最想杀她的人,但不知道为什么,佞祯在那一刻竟想起那次九哥强吻她的时候,她那茫然而眷恋的眼神,就像……佞祯的眉蹙得更紧……在看爱人!”
  
  宝剑悲鸣一声,c-h-a入地壳,李攸及其余二十骑暗人已将佞祯困于其中……
  
  佞祥面无表情地收回手中的宝剑,没想到,那一剑还是只挥开了十四弟的剑而已……
  
  佞祥冷笑一声,九哥倒也真是好本事,竟能把她从十四弟手上偷出来,还送到他的地界上来!九哥还真敢在他的地界上耍花样!哼!
  可策马向内城地牢而去的佞祥万没想到,推开内城地牢的牢门,却见到……
  佞祥满目惊愤:“老九,你对她做了什么!”
  佞禟只是用手帕擦着手指,神情冷漠而讥诮。
  佞祥挥袍断开绑住州儿手腕上的铁链,她软在他怀里,表情很痛苦,佞祥心一痛,甩下披风包住她带着血迹的身体。
  “老十三,我知道她救过你。只是那次,是你我为敌;而这次,可是你我联手。你别忘了,我能对她做这一切,你也有份!”佞祥胸口一震,佞禟接着冷笑,“我就不信父皇会让老十四娶她,而你,更不可能。”
  “这一点,还不需要你来c.ao心!”佞祥只是横抱着州儿离开地牢,心口却像扎了一根刺。如果他早一点知道是她,又怎么会在父皇面前将她步步逼向死亡?如果早一点知道是她,那么当初救她的未必是十四弟,而他与十四弟不同,是连太子都要让三分的皇子,不是吗?
  佞祥蹙眉,而这一次,他又晚了,老九竟然在此之前对她做了那种事情!他心里默默珍视的州儿竟然被别人给毁了!如果刚才见到那一幕的是十四弟,应该会直接杀了老九吧,就连他,在刚才也有一瞬间想杀了他的冲动!他绷紧青经暴起的拳臂,勉力忍下那股冲动……他不会让任何人抓住他的把柄。
  
  她面色苍白地呆看向一方,双手环抱住双膝,裹着他的披风,看得佞祥心软了,心碎了:“对不起,我来晚了,我没想到,他竟然……”
  “十三爷……州儿想求你准备一桶热水,我觉得自己……好脏。”她流泪了,在他面前,就那样脆弱无助地流着泪。
  佞祥皱眉,突然大力地将她拥入怀里,心里带着一丝疼痛和一丝不知名的情绪,他和十四弟都知道,她违逆了父皇,擅自逃离赑屃,他没想到,十四弟竟用军功换取对她的保护,而父皇要收回军权,就只有许了他。佞祥纠结地皱起眉头,好险,差一点,她就真是十四弟的了。
  
  可惜,十四弟没有保护好,好在,十四弟没有保护好。如今,她在他手上了,他会尽他所能在父皇面前保住她,至少,她不再是十四弟一个人的了。至少,如今的他同样也有资格,即便他得不到州儿,十四也得不到。
  “州儿,到我身边来吧!有我在,父皇杀不了你!”她摇头,满眼是泪:“为什么?”
  “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离开十四弟!你可以恨我卑鄙,恨我逼你……只因我不想你死……”佞祥定定地看着她,启唇。
  她突然笑了,那一滴泪就落出眼角,落到他抚着她脸颊的手上:“不想死?哼呵呵……”她深吸一口,“好,我答应你,离开佞祯,永远离开他……”
  佞祥将他揽入怀里,却没有见到她毫无生气的眼。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那么坚强的她会自寻短见。
  
(甜梦文:www.tmwk88.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