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文 >

纳兰·第二部·皇子殿下 作者:木玉琼棠(下)(3)

时间:2020-02-12 17:01 标签: 虐恋情深
如今,你心里的人,只是十四弟了吗?八爷眼中闪过一丝我看不见的痛。 他曾对我说,他设了一个局,让我在八爷和他之间选一个,以前,我都没有选他,把他伤得很深。我现在回想起来,那些选择,我虽然没有后悔,可未必
  “如今,你心里的人,只是十四弟了吗?”八爷眼中闪过一丝我看不见的痛。
  
  “他曾对我说,他设了一个局,让我在八爷和他之间选一个,以前,我都没有选他,把他伤得很深。我现在回想起来,那些选择,我虽然没有后悔,可未必是我的真心。明明他受伤了,我也会跟着心痛,明明我从不曾想过去伤害他,但还是一次又一次地伤他。我伤他,他会对我发怒、生气,却没有一次真的狠下心来伤害我。这样的他,我想我已经很难忘记了。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了。”我回眸:“八爷,对不起,这一次,我不能再伤他,也不想再伤他了。”
  
  “州儿……”八爷皱眉唤我,“你说的好像不仅要离开我,还要离开他。”
  
  我笑,他竟然听得出来。我道:“皇上封我诰命之前,曾单独召见我,让我发誓,这辈子都不能爱上胤祯,如今,我违誓了。”
  
  “州儿!”八爷皱眉,青灰色的眼中满含惊痛。我只是微笑:“胤祯对我说,他不许我再逃了,他要我等他,他会来娶我。而我,突然就想嫁给他了,所以这次,我不会再逃走了,我只想留在他身边。”
  
  “十四弟知道么?”八爷问。
  
  我微笑:“就因为终究是要死的,才没有对他说。”
  
  “你这又是何苦?十四弟若是知道……”八爷道。
  
  我心一痛,却笑道:“这与他无由,这是我的命,不是吗?……八爷,请八爷帮我……救富森……”
  
  八爷皱眉,将我拥入怀里。我只是闭目。
  
  这世上,最懂我的,是八爷。最宽容我的,也是八爷。我本该补偿他,可我死前只能补偿一个人……
  
  “知道求十四弟绝无可能。所以求我么?”八爷淡看着我,无声良久,终是叹息:“那我的话呢,你听吗?”
  
  “八爷……”我一惊。
  
  “如果,我也不让你去呢?”八爷满目温柔,“朝堂骤变本就是我和十四弟两个男人需要面对的,又怎么能让无辜的你再次受到牵连呢?”惊痛和怜惜在八爷温润的灰眸中交错成一丝哀伤,看得我心微软,可我不能动摇。
  
  我倒蹙眉头,看向八爷如玉的脸,道:“不,八爷已经为了州儿毁过一次布局了,这一次不可以!就算上一次的牵连州儿是被迫的,那都已经不重要,至少这一次,州儿是自愿的!请八爷成全我!”
  
  我和那双清灰色的眼眸无声对视,良久,他终是一叹……
  
  八爷向我递出白净的手:“你的身子不好,上马。”
  
  我强迫自己不再回头看身后的大营,只是伸手八自己交给八阿哥。身子一轻,落在马前,他扣住我的前腰,让我靠近他,周身围绕着独属于八爷的淡淡气息,我的心也跟着安定,我略带忧伤地闭目:“谢八爷总对我如此宽容……”
  
  可能是我久病初愈,又经了一日颠簸,我只觉得头越来越晕沉,模糊的眼中又见到京城九门,那高高的城门楼子堙没在漆黑的暗夜里,我已不知是何心情,原来,我逃了那么久,却终又回到了原点。
  
  因是战时,九门禁闭,八爷的随从出示召符,在城下叫门,我只是幽幽垂眸,虽然不知道这一次会给胤祯带来怎样的后果,但受难的那个人是富森,我不得不这么做,而我……若不这么做,便也不是我了。
  “八弟果然守信,果然是贞敬夫人。”囚室上传来太子的声音。
  
  “臣弟参见二哥。”暗雪中,太子高高立于囚室楼梯之上,一身白衣的八阿哥下跪参拜,谁也不知两人各自又是作何感想。
  
  至此时,囚室上才点起火把,堪堪照亮一处,那一处竟悬挂着一个男子,他的头颅了无生气地垂往一边,打结的头发黏着血沫遮着脸。当年陌上江南清俊隽永的青衣公子,仿佛一具行尸走肉,在暗夜里,再透不出半丝生气。心中不是没有恨!可那如火焚烧般的憎恨燃烧的只有我荒芜麻木的心,把那整颗心再焚成坟墓,余下的只有痛入骨髓的苦涩和将所有灵魂抽去的冰冷。
  
  “富森……”我失神地看着惨遭蹂.躏的人影,手上却是一紧,我迟疑地看向身侧,跪着的八阿哥不知何时已握住了我的手。
  
  我向他摇了摇头,轻声道:“八爷,州儿没事。正因为我亲眼见到富森如此,才更不后悔来这里!而州儿,更感激八爷答应了我的请求,否则,只怕我连富森这一面都见不到。”我转眸看向奄奄一息的纳兰富森,反而生出一种超脱,“用我自己交换富森是我心甘情愿的,也很庆幸,我还能交换他……”
  
  太子笑,眼神略过八爷看向我。“没想到,州姑娘竟真愿意用自己作为代价交换纳兰富森,真真是痴心一片!可你就不怕伤了我那十四弟的心?”
  
  一想到十四阿哥,本已心如荒坟的我,还是浑身一颤。这世上,我虽不愿再伤他,但我终是要伤他了。人浮于事,不只是问谁对谁付出的真心多与少,还有情与义、责任与原则。我闭目,强自镇定道:“太子爷,如今州儿虽然自投罗网,太子爷是可以利用我威胁十四爷,但太子爷的x_ing命也同样握在十四阿哥手中,不是么?若是十四爷手中不是握着皇上密旨,又如何能私出流放地,兵发京城?州儿只想问,难道太子爷真的不惜与索额图一党连坐,也要与皇上反目么?”
(甜梦文:www.tmwk88.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