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文 >

纳兰·第二部·皇子殿下 作者:木玉琼棠(下)(18)

时间:2020-02-12 17:01 标签: 虐恋情深
几位皇子与百官候于裕亲王府外,太子的撵舆缓缓抬过,明黄轿帘遮挡,隐隐可见到太子的身形,那雪白的缁衣上似还留有猩红点点。但太子的情况,谁也瞧不真切。 三皇子眯眼,略显急切地看向撵舆,明黄轿帘起,就在他快
  
  几位皇子与百官候于裕亲王府外,太子的撵舆缓缓抬过,明黄轿帘遮挡,隐隐可见到太子的身形,那雪白的缁衣上似还留有猩红点点。但太子的情况,谁也瞧不真切。
  
  三皇子眯眼,略显急切地看向撵舆,明黄轿帘起,就在他快要看清楚轿中情况的时候,轿子已抬过他的面前,而这时,佞祯正抬起面,见到身前的十三皇子也抬起脸,与轿中之人一瞬打了一个照面,佞祯清楚地见到刚才太子琉璃般微眯的凤目微张,轿帘垂落,轿撵也抬过他的身形。
  
  “太子无事?”佞祯皱眉,隐隐猜到些什么又捉摸不透,只是上马,与欲十三皇子一道扈从天子与太子的车架回宫。而这时,车辇中一道黑影突然拔刀骤起,佞祯身边的十三皇子出剑喝到:“护驾——”离太子车辇最近的禁军相当熟练地拦截入宫的车架,不,确切地说只截断太子车架,左右翼前锋营相当熟练地分为两翼,保护清和的御辇,却反而更好地隔开了太子辇的距离,让太子更有机会落入贼手。而混乱中,保皇一派大臣惶惶惊呼,唯恐太子有半点闪失,倒皇一派暗自得意,恨不得太子当场毙命。
  
  刺客寒刀一闪,御辇的帛锦裂开,佞祯飞眉一挑,一个起落,将最前的几个刺客踹飞,提剑立在太子车辇之前驾马而行,佞祯头不转,只是道:“你不该又与我做交易,又和十三哥私下约定!”
  
  “不会因为这些人挂着相国府的腰牌,你就以为他们是本殿的人吧?”太子的声音从佞祯身后的御辇中传来。
  
  “该是你安排十三哥做的,目的是将一切推到乞乙玊勒身上,不是吗?”
  
  “呵呵呵。”太子低沉的笑声在一片刀兵混乱之中,也只有佞祯听得清晰,“这件事,除了我有可能,十四弟难道想不到别的人了吗?难道十四弟没有看出来,这是父皇的试探,试探你,也试探我。十四弟就不怕他帝王猜忌,怀疑你佣兵自立,意图对他不利么?”
  
  “我不管是谁做的,禁军经过这一场叛变,太子险些被刺,太子就脱险了,原本岌岌可危的二哥又被推回了太子的宝座,这不是比让太子活更是太子想要的么!而我镇压叛变,也只是立我的功劳而已,这本不就是我们先前定下的交易么?”
  
  “十四弟,你太相信父皇了!我是太子,他都如此不放心。而你的功劳又能换来什么?除了猜忌,还能有什么?”
  
  佞祯飞眉一皱,甩辫回首,却见天子的御辇中,清和的面色讳莫如深……
  
  御前侍卫的呵斥在空洞的大殿上响起,这股刺客很快被杀尽,国舅童国维之子京畿卫童义隆跪地道:“微臣救驾来迟,吾皇恕罪。” 清和面色暗晦:“传朕旨意,着乞乙玊勒为其弟法裕、心保看守,若再行事端,朕纵是不愿诛人,也必诛之!”
  是夜。
  
  九皇子一下子闯进军帐,“别以为我不知道。整个京师都在你的手中,要不是你,太子又怎么可能出现在裕亲王府!这裕亲王府可是归闳翊沔管辖的!”
  
  佞祯毫不理会,只是走到床边,接过乐凤鸣手中的白巾,为昏迷的州儿换上。
  “好好好,你为了那个女人,真能做出背叛八哥的事情!”九皇子指着纳兰泽州,看着佞祯狠狠点头,“你明明知道,八哥布的这个局,就是要将太子拉下马!如今倒好,裕亲王竟然出面担保太子,太子稳坐东宫,你让八哥情何以堪?前阵子八哥为了裕亲王的病情,躬身照料,竟是他最敬重的二伯给他致命一刀,而这一切,又都是他最信任的十四弟的安排!”
  
  佞祯微微皱眉,“九哥说够了没有!”
  
  “哼。”九皇子冷笑,“如今父皇暂缓赏罚,你纵是不惜出卖八哥,立了这天大的功劳又如何?父皇能让你娶这贱人!你别忘了父皇是什么人,你立得又是什么功劳?你可是能从乞乙叛党手中夺回京城的,他难道不怕你也同样对付他吗!你为了他背叛八哥,又能得到什么?只是被他利用而已!”
  
  “九哥!我为父皇效力是我的事,用不着九哥c.ao心。我只想告诉九哥,我立功劳,还不需要做出出卖八哥的事!”佞祯冷冷回首。
  
  九皇子一脸y-in寒,只是翻帘而出……
  
  八皇子直着消瘦的身板,沉重的双膝跪在裕亲王堂屋的玉阶前。玉阶上,缟白旗袍墨黑底裙的郡主望了眼殿内,又回望殿外,满目担忧。郡主知道阿玛待人一向温和宽容,从不至于如此严厉,更何况是视如己出的八贝勒,竟然狠下心来不见他,不由地忧心忡忡。
  
  八皇子只是睁大那双青灰色的眼眸,满眼的不可置信,“二伯,您竟然……不见我么!”
  
  ……“难道……”……
  
  ……“竟真是您在救他!”……
  
  ……“您,竟在用你的死,救他吗!”……
  
  “二伯!”八皇子睁大青灰色的瞳眸,那双眼中的怨恨又被深深隐忍,只觉得胸口失落得没有知觉,痛得八皇子站不起身,可却又有一股比痛更深入骨髓的恨意,“您怎么可以……您怎么可以……”自小对他亲如生父的人竟用他的死保住那个他一心逼入绝境的太子!
  
  “我谋划了多少年就是要将他打入深渊,没想到,在他即将落入深渊的最后一刻,竟是您,将他救出绝境!”天渐渐下起清冷的雨,打在裕亲王府玉阶边的青苔上,也打在八皇子身上。那冷雨像是锥入骨髓,让八皇子凉透心骨,他这个身世浮萍的皇子,注定连唯一善待他的裕亲王也挽留不住么?
(甜梦文:www.tmwk88.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