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文 >

毗狼人 作者:客兮(下)

时间:2020-02-10 19:24 标签: 甜文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第56章 晴天霹雳 村长亲自给唐乏初倒了一杯酒。 他举止亲昵,坐的离唐乏初很近,仿佛多年未见的好友那般,硬是要揽着唐乏初躲闪不及的脖子,嘴上还温和道:小唐啊,你别紧张,我就和你喝两口,啊,喝两口。 唐乏初无限Co蛋地后退一些,面无表情拿着筷子敲花
 
 
第56章 晴天霹雳
  村长亲自给唐乏初倒了一杯酒。
  他举止亲昵,坐的离唐乏初很近,仿佛多年未见的好友那般,硬是要揽着唐乏初躲闪不及的脖子,嘴上还温和道:“小唐啊,你别紧张,我就和你喝两口,啊,喝两口。”
  唐乏初无限Cào蛋地后退一些,面无表情拿着筷子敲花生米盘。
  他挪一寸,村长挪一尺,他笑眯着眼睛说:“小唐,你尝尝这个酒,据说用虎骨泡过,有延年益寿的功能。”
  他举起酒杯,见唐乏初没动静,自顾自饮了一杯,对着唐乏初疑惑道:“啊?你不想喝啊。”
  唐乏初看过去一眼,颇为晦暗。
  村长晃了晃酒杯,乐呵呵道:“不喝我喝,我来喝,好东西呀,不能浪费……”
  唐乏初抱着胸往后靠了靠,他一脸古怪地等着村长要说的话,尽管他很清楚那不会是什么好内容,但他很想从中得到些进化狼的消息。
  村长“哈”了一口气,垂着眸放下酒杯,在小圆桌上支起来手臂,叹了口浑浊的气。
  村长开口了:“要说现在上头和下面,还是沟通不够,你们啊,对我们还是有误解。”
  “不过小唐是个利索人,咱们说话啊,开门见山。”村长把头扭过来,鼻孔撑大,喷出些酒气来,“你那遣走的小狼,可还好吧?”
  唐乏初嘴巴动了动,但不想说出话来,干脆也不说了,换了只腿继续抖。
  村长:“它走之前,挺舍不得你吧?”
  唐乏初觉得他大抵是想问莫咽有没有透露出什么内容来,于是他摇了下头:“没有,直接就走了。”
  村长追问:“没说几句话?”
  “没,”唐乏初歪着脑袋邪邪地笑,“走就走了,一只狼而已。”
  村长笑了:“动物也是有感情的嘛。”
  他拉着唐乏初的手,像一个长者那样拍着他的手背,“小猫小狗都是要舍不得的,更何况还是个漂亮的大狼。”
  话题走向却突兀转变了,村长道:“这一点啊,我从你父亲身上就能看出来,你这重情重义的基因,大概是祖上就传下来了!”
  唐乏初微微锁眉:“怎么忽然提起他了?”
  “嗨呀,顺口说嘛。”村长掏出来一包烟,示意唐乏初,唐乏初摇了摇头,他就自己掏出来一根点上了,吞云吐雾道,“你父亲啊,心慈,也爱狼,天天往狼林跑……”
  “往狼林跑?”唐乏初疑惑道,“他往狼林跑做什么?”
  父亲是研究农作物的呀!
  “哟!”村长恍然大悟,他连忙给了几个嘴巴,“看我这破嘴,呸呸呸!”
  村长靠近了:“小唐啊,我这老糊涂,你多担待。”
  唐乏初知道他是故意作态,可偏偏这是自己在意的事情,便也陪他对戏:“您要是知道些什么,就告诉我吧,家父的事情我本就了解的少,他和我妈又走得早,很多事情,我是不清楚的。”
  村长为难地看了他一会儿,最终叹道:“好吧,既然你问了,我就把我知道的告诉你。”
  “你爸爸啊,就是人善,他做的表面上说是农作物试验,实际上,是个动物实验。”
  唐乏初微微张着嘴:“动物实验?”
  “对,当时咱们村儿啊,还不是我当值,这事儿会落到我这儿,也是因为我整理了过去留下来的资料才知道。”
  “那时候村里还是提倡狼文化的,并且打算把这个特色延伸到旅游行业,只是我们怕狼伤人啊,不好驯化,村子里的几个高层就在一起商量,他们出差去外地了一段时间,和某个医疗组织建立了合作,决定共同开展一项新的研究。”
  唐乏初的头皮都在发麻:“新研究……”
  “对,然后他们带来了几个研究人员,其中一个,就是你的爸爸。”
  唐乏初掩住面,弱声道:“等等,你等等再说……”
  村长好似没有听见,接着说道:“他来了之后,和一起过来的同事每r.ì都会去狼林,他们圈出了一块区域来搞科研,捉来了一些狼,提取它们的血液、毛发等等,并且拿它们做实验……”
  唐乏初闭上眼睛,他忽然产生了强烈的生理反应,几乎要呕吐出来。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当时上头对他们其实报的希望并不大,谁承想几个月后,他们竟然真的成功了,后来村子里才有人知道点风声,说是狼能变成人了……在牺牲了几十头狼之后,他们成功研究出了可以让狼转化成人的药剂,并且在几只母狼身上注s_h_è了下去,安排它们和同样打了药剂的公狼j_iao配,又让其中几只和正常公狼j_iao配,如此做了几番实验,最后有一只母狼下的小狼,在满月的夜晚变成了一个小男孩。”
  “他们称它是,‘进化狼’。”
  唐乏初站了起来,没走两步,就听到村长在后面问:“你就不想知道你父亲是怎么死的吗?”
  唐乏初渐渐发现自己是永远斗不过一些人的,他们清楚你的软肋、死x_u_e,风轻云淡而又有恃无恐,明明你轻视他、憎恶他,却偏偏拿他毫无办法,最可怕的是,你明白强装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是没有用的,对方早就看穿了你,绝不会给你留一丝体面。
  世间的信息是不对等的,它从来不曾公平过。
  唐乏初永远记得在那一天,幼时的他还在恍惚的睡梦中,父亲留给他的最后记忆就是那双抚摸过他脸庞的手,那时他上的是镇里的寄宿学校,父亲把当月的生活费放到了他的枕边,然后就离开了,自此,再也没有回来。
(甜梦文:www.tmwk88.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